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浙江禹迹图》考释—绍兴部分

邱志荣  张钧德

 

为读者阅读和研究方便,根据《浙江禹迹图》的主要内容,分三部分编撰此文。

 

浙江禹迹 第一部分

一、  绍兴市

(一)大事记载

大禹来越

代普遍流传,见之于众多的史籍文献记载,如《竹书纪年·夏后记》:(禹)八年春,会诸侯于会稽,杀防风氏 《国语·鲁语下》:昔禹致群神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 《淮南子》:禹葬会稽之山,农不易其亩。此外司马迁在年轻时,曾经南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 《史记·太史公自序》,并在《史记·夏本纪》中记述:十年,帝禹东巡狩,至于会稽而崩。《史记·秦始皇本纪》又记秦始皇三十七年(前 210)来到越地,上会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颂秦德。对大禹来越治水,当以战国人的著述,东汉人袁康、吴平加以辑录增删的 ⑴《越绝书》 记载为详,此书记大禹曾两次来越,并葬于会稽山。即:禹始也,忧民救水,到大越,上茅山,大会计,爵有德,封有功,更名茅山曰会稽。及其王也,巡狩大越,见耆老,纳诗书,审铨衡,平斗斛。因病亡死,葬会稽,苇椁桐棺,穿圹七尺;上无漏泄,下无即水;坛高三尺,土阶三等,延袤一亩。

会稽者,会计也”⑵追根溯源,是因文献记载大禹在茅山”“大会计而名会稽山,再因此而名此地为会稽。大禹埋葬在会稽山,便有了著名的大禹陵、庙。

 

(1)陈桥驿《点校本〈越绝书〉序》,载陈桥驿著《吴越文化论丛》,中华书局 1999 年版,第 165 页。

(2)《嘉泰会稽志》卷一。

 

禹禅会稽

《史记·封禅书》记管仲曰:“尧封泰山,禅云云;舜封泰山,禅云云;禹封泰山,禅会稽……皆受命然后得封禅。”可见封禅为帝王受命后在名山大川祭天地之举,“皆受命然后得封禅”,大禹受命为夏王,巡视江南,并“禅会稽”。 也就是召集诸侯共行祭祀天地活动,并建立起了统一的国家政权。


《史记·封禅书》 还记载:自崤以东,名山五,大川祠二。曰太室。太室,嵩高也。恒山、泰山、会稽、湘山。充分显示了会稽山的地位。

宛委山得天书 

相传大禹在治水之始遇到艰难险阻,睡梦中受玄夷苍水使者指点,便在若耶溪边的宛委山下设斋三月,得到金简玉字之书,读后知晓山河体势、通水之理,治水终于大获成功。此事《水经注》《吴越春秋》《十道志》《太平御览》等经籍中均有记载。司马迁《太史公自序》叙及二十而游江淮,上会稽,探禹穴中的禹穴即是大禹得天书处。《水经注·渐江水》载东游者多探其穴也

宛委山又称石匮山、石篑山、玉笥山,位于绍兴城东南约 6 公里处,海拔 279 米,北连石帆山、大禹陵,南倚香炉峰,是会稽山中自然风光,人文景观的荟萃之地。六朝地方志《会稽记》⑴中记宛委山:

会稽山南有宛委山。其上有石,俗呼石匮,壁立干云,有悬度之险,升者累梯然后至焉。昔禹治洪水,厥功未就,乃跻于此山。发石匮,得金简玉字,以知山河体势。于是疏导百川,各尽其宜。(《艺文类聚》卷 引孔灵符《会稽记》)贺循(260 — 319)《会稽记》⑵记石篑山:

石篑山,其形似篑,在宛委山上。《吴越春秋》云:九山东南曰天柱山,号宛委。承以文玉,覆以盘石。其书金简,青玉为字,编以白银。禹乃东巡,登衡山,杀四白马以祭之。见赤绣文衣男子,自称玄夷苍水使者,谓禹曰:欲得我简书,知导水之方者,斋于黄帝之岳。禹乃斋,登石篑山,果得其文。乃知四渎之眼、百川之理,凿龙门,通伊阙,遂周行天下,使伯益记之,名为《山海经》。(《太平御览》卷四十七引贺循记)

⑴傅振照、王志邦、王致涌辑注《会稽方志集成》,团结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85 页。

⑵傅振照、王志邦、王致涌辑注《会稽方志集成》,团结出版社 1992 年版,第 83 页。

又似与《山海经》之来历有关。   

此外,《嘉泰会稽志》卷九《宛委山》:

石匮山,一名宛委,一名玉笥,有悬崖之险,亦名天柱山……《水经》云:玉笥、竹林、云门、天柱、精舍,并疏山为基,筑林栽宇,割涧延流,尽泉石之好。   

宛委山中今有一巨石,石长丈余,中为裂罅,阔不盈尺,深莫知底,传闻此洞即禹穴,亦名阳明洞。《旧经》诸书皆以禹穴系之会稽宛委山,里人以阳明洞为禹穴,口碑相传与记载相符。宛委山是传说中大禹治水第一次来越的佐证,也是其获取治水经验之处,流传广泛,影响深远,还留下了扑朔迷离的传说。

宛委山中有石名飞来石,其势欲倾,石高 4 米,长 8.8 米,世传此石从安息国飞来,上有索痕二道。飞来石上有唐贺知章《龙瑞宫》题记,至今清晰可辨,其中也有关于大禹在此得天书的记载:

秘书监贺知章

宫自黄帝建候神馆,宋尚书孔灵产入道,奏改怀仙馆。神龙元年再置。开元二年,勅叶天师醮,龙现,勅改龙瑞宫。管山界至:东秦皇、酒瓮、射的山;西石篑山;南望海、玉笥、香炉峰;北禹陵内射的潭、五云溪、水府、白鹤山、淘砂径、茗坞、宫山、麂迹潭、葑田茭池。洞天第十,本名天帝阳明紫府真仙会处。黄帝藏书,磐石盖门,封宛委穴。禹王开,得书治水,封禹穴。  

关于龙瑞宫的历史,所管山界,道教地位,藏书由来,由宛委穴变为禹穴的由来都讲得很清楚。大禹得书之后便封闭洞门。

治水毕功于了溪

关于大禹治水毕功于了溪之说在越地流传甚广。了溪,地处今嵊州城北 7 公里禹溪村。据传,大禹治水到此,治水终获大成,了溪因而得名。

大禹斩杀防风氏

《韩非子·饰邪》:禹朝诸侯之君会稽之上,防风之君后至而禹斩之。《史记·孔子世家》 亦记:吴伐越,堕会稽,得骨节专车。吴使使问仲尼:骨何者最大?仲尼曰:禹致群神于会稽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其节专车,此为大矣。’”

《吴越春秋·越王无馀外传》记禹:周行天下,归还大越。登茅山,以朝四方群臣,观示中州诸侯。防风后至,斩以示众,示天下悉属禹也。乃大会计治国之道。内美釜山州慎之功,外演圣德以应天心。

以上记载说明:其一,古代广泛流传着禹在会稽杀防风氏的传说,并且是在禹第一次来越时所为,因为禹召开诸侯会议,防风氏迟到,禹为严明法度而杀之。其二,禹杀防风氏,是极其严厉的,杀后还要戮其尸体,也是为了教训其他诸侯。其三,防风氏被杀的影响在越地极大。因为一直到近两千年后的春秋越国还保存着所谓长骨作为历史见证。 

禹治水,也是一次统一华夏民族的过程,禹在会稽召开诸侯会议,是在治水成功后的一次全国性的庆功会,“爵有德,封有功”,作为部落首领之一,防风氏本应得到封赏,却因后至被斩杀。至于为什么后至,史书上都未讲清楚。因治水而被杀,也并非防风氏一人,禹的父亲鲧也因治水失误而被殛杀。鲧被杀或除了有治水上未获成功的原因,更是由于他不服政令,不能与最高首领保持一致的原因。

在吴越两地并不因防风氏被禹所杀而否定防风氏的功绩,在民间防风氏是一位受到越民祭祀的治水英雄和神明。《述异记》上卷⑴记载了吴越两地的人们祭祀防风氏的民俗:

今吴越间防风庙,土木作其形,龙首牛耳,连眉一目。昔禹会涂山,执玉帛者万国。防风氏后至,禹诛之,其长三丈,其骨头专车。今南中民有姓防风氏,即其后也,皆长大。越俗,祭防风神,奏防风古乐,截竹三尺,吹之如嗥,三人披发而舞。

吴越两地民间传说中的防风氏:身高三丈,心中只想着百姓,天天在洪水中奔波,察地形,观水势,住山洞,以树皮、草根充饥。最后采用筑堤束水和因势疏导两种方法,选用息土堆筑了很大很大的盆,用以储存洪水,又在大盆四周开了 49 条渠道,其中 24 条引进西北滔滔而来的洪水,25 条将大盆里的洪水赶到东南大海里去了。这就是传说中太湖和太湖流域的来历⑵

在《嘉泰会稽志》卷六“会稽县” 条中,有“防风庙,在县东北二十五里。禹诛防风氏,此其遗迹”的记载。绍兴民间有“十里湖塘七尺庙” 之说。湖塘位于绍兴西部。七尺庙位于湖塘街上。据传宋时乡人建此庙时,掘土中得七尺长骨,因此地离型塘近,疑为防风氏遗骨,瘗于神座之下,因此,乡人名为“七尺庙”。此虽为传说,也是代代相传对古防风氏的纪念。

 

⑴纪昀等编《四库全书 • 子部》,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9 年版,第 1047 册,第 613 页。

⑵金普森、陈剩勇主编,徐建春著《浙江通史 • 先秦卷》,浙江人民出版社 2005 年版,第 73 页。


越为禹后说

《史记·越王句践世家》记:越王句践,其先禹之苗裔,而夏后帝少康之庶子也。封于会稽,以奉守禹之祀。

越王句践是一位很注重树立大禹形象和建立禹文化的君王,他在建设以龙山为中心的越国大小城时 , 同时建立禹庙。又句践二十七年(前 470)曾对太子与夷说,吾自禹之后 ⑴,明确了家族是大禹的后代。句践奠定了大禹文化在越地的基石。

(二)祭祀活动

祭禹之典

传说发端于夏王启。《吴越春秋·越王无馀外传》:禹崩……启遂即天子之位,治国于夏。遵禹贡之美,悉九州之土以种五谷,累岁不绝。启使使以岁时春秋而祭禹于越,立宗庙于南山之上。之后禹以下六世而得帝少康。少康恐禹祭之绝祀,乃封其庶子于越,号曰无馀。”“无馀质朴,不设宫室之饰,从民所居。春秋祠禹墓于会稽。无馀之后,王位传了十多代,禹王的祭祀又中断过,直到无壬承接越国王族的统绪,又恢复对禹王墓的祭祀。按《吴越春秋》的记载,祭禹开始较简单,这或与禹的勤俭生活和葬礼简朴有很大关联。祭禹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有多种形式:或宗室族祭,或皇帝御祭,或遣使特祭,或在秋例祭。

皇帝御祭

秦始皇祭禹。公元前 210 , 秦始皇浮江下,观籍柯,渡海渚。过丹阳,至钱唐。临浙江,水波恶,乃西百二十里从狭中渡。上会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颂秦德。⑵ 此为历史上第一次由皇帝亲临会稽祭大禹,也是秦始皇到先代帝王陵寝亲祭的唯一一次(他去湖南祭舜是望祀),可见大禹在秦始皇的心目中地位崇高。此举也开创了国家大禹祭典最高礼仪。说明当时祭禹中心就在会稽。

 

⑴《吴越春秋 句践伐吴外传》  

⑵《史记 秦始皇本纪》,中华书局 1959 年版,第 260 页。


秦二世祭禹。秦二世胡亥即位后,到会稽礼祀大禹。《史记·封禅书》云:二世元年(前 209),东巡碣石,并海南,历泰山,至会稽,皆礼祠之,而刻勒始皇所立石书旁,以章始皇之功德。胡亥此行与其父皇出游一样,也由丞相李斯随从。他为了以章始皇之功德而升高自己的威望,故凡其父皇所礼祠之处皆礼祠之。《汉书·郊祀志》记载与上引《史记·封禅书》相同。秦二世是亲祭大禹的第二位皇帝。  

康熙祭禹。康熙二十八年(1689),康熙第二次

南巡,二月十四日祭大禹陵。康熙题禹庙匾地平天成,又题禹庙联江淮河汉思明德,精一危微见道心。又写下《谒大禹陵》⑴诗:

古庙青山下,登临晓霭中。

梅梁存旧迹,金简纪神功。

九载随刊力,千年统绪崇。

兹来荐蘩藻,瞻对率群工。

乾隆祭禹。乾隆十六年(1751)三月初八,乾隆祭大禹陵。题禹庙成功永赖匾,题禹庙联:绩奠九州垂万世,统承二帝首三王。又写《谒大禹庙恭依皇祖元韵》⑵诗:

展谒来巡际,凭依对越中。

传心真贯道,底绩莫衡功。

勤俭鸿称永,仪型圣度崇。

深惟作民牧,益凛亮天工。

⑴嘉庆《山阴县志》卷首。

⑵嘉庆《山阴县志》卷首。

 

皇帝遣使祭

特遣专官告祭,简称告祭。分两类:①一类称明、清两朝皇帝即特遣专官告祭,清代又规定国有大事亦特遣专官告祭。另一类称遣使致祭,简称致祭。致祭又分传制祭、随机祭,一般是皇帝派专任使臣送香帛、祝文到绍兴府。明代由绍兴府知府担任主祭;清代或由杭州(或乍浦)副都统(正二品),相当于中将级武官担任主祭。清代,遣官致祭达44 次之多。

洪武四年(1371)有专官告祭文:

洪武四年皇帝遣臣告祭夏禹王文

曩者有元失驭,天下纷纭。朕由集众平乱,统一天下,今已四年矣。稽诸古典,自尧舜继天立极,列圣相传,为蒸民主者,陵各有在。虽去古千百余载,是君当修祀之。朕典百神之祀,故遣官赍牲醴奠修祭陵。君灵不昧,尚惟歆飨。

是为朱元璋统一天下后对大禹的祭祀和对大禹庙的修缮。

地方公祭

唐代有三年一祭,祀以当界州长官,有故,上佐行事之制。自宋至清,历朝规定:岁时春秋祀禹以太牢,祀官以本州(府)长官。

民祭

起源甚早。《吴越春秋· 越王无馀外传》中众民悦喜,皆助奉禹祭,四时致贡,因共封立,以承越君之后,复夏王之祭便是民祭的形式。绍兴民间的农历三月初五日为大统节序之一。《嘉泰会稽志》卷十三:

三月五日俗传禹生之日,禹庙游人最盛,无贫富贵贱,倾城俱出。士民皆乘画舫,丹垩鲜明,酒樽食具甚盛。宾主列坐,前设歌舞。小民尤相矜尚,虽非富饶,亦终岁储蓄以为下湖之行。春欲尽,数日游者益众。千秋观前,一曲亭亦竞渡不减西园。

届时,自禹庙山门外至南镇殿前近 3 里处,路旁帐棚接踵,万商云集,游人不息,社戏连台,空巷观望。民谚云:“桃花红,菜花黄,会稽山下笼春光,好在农事不匆忙,尽有功夫可欣赏。嬉禹庙,逛南镇,会市热闹,万人又空巷。”②

族祭③

为大禹后代专祭,如姒、夏、鲍、余、娄等姓氏,以及守陵村之祭。

禹陵村(或称庙下村)姒姓人都尊大禹为始祖,禹庙也是姒姓全族(包括所有分支)的祖庙,无论是留居禹陵或是迁居他地,每年都举族到禹庙祭禹,禹祀不绝。在禹陵庙下村姒姓家族除有族长外,还有一位涉及族务的头面人物——奉祀生。奉祀生是专司禹陵禹庙管理和祭祀的专职人员。据《姒氏世谱》记载,明朝万历年间(1573—1620),奉祀生已有了衣顶,由官府任命。至清乾隆时(1736—1795),奉祀生被封为世袭八品官,但其并未取代族长,而是两者并存,各司其职。奉祀生限于陵庙管理、应对相关事宜。

禹陵村姒姓每年族祭大禹两次。第一次在农历元旦;第二次在大禹生日的农历六月初六,祭仪与元旦时相仿。清代学者俞曲园《春在堂全书》越中记游云:绍兴禹陵村姒姓每岁元旦及六月初六日禹生日,率子孙祭奠

 

①沈建中《大禹陵志》,研究出版社 2005 年版,第 77~78 页。

②朱元桂《绍兴百俗图赞》,百花文艺出版社 1997 年版,第 265 页。

③沈建中著《大禹陵志》,研究出版社 2005 年版,第 100~101 页。


 

当代国家祭祀

1995 4 20 日,在绍兴大禹陵隆重举行浙江省暨绍兴市各界公祭禹陵大典 全国政协、国务院部分部委、省、市领导,学者和海内外包括大禹后裔在内的各界代表数千人致祭。是年以后,祭禹成为绍兴市常设节会,采取公祭与民祭相结合的方式,每年举行祭祀活动。

2006 5 月,大禹祭典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日,文化部与浙江省

2007 4 20日,文化部与浙江省政府共同主办公祭大禹陵典礼,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国家级祭祀活动。


其他

工程师节及大禹纪念歌。民国 36 年(1947),中国工程师学会决议:以农历六月六日大禹诞辰日为中国工程师节。又于头年公开向全国征求大禹纪念歌词、歌曲。共得应征作品 96 件,评选结果,阮璞作词、俞鹏作曲《大禹纪念歌》为第一名。①

(三)纪念建筑

大禹陵

大禹陵在绍兴城稽山门外东南 6 里处,会稽山麓、鉴湖南畔,是一处合陵、庙、祠于一体的古建筑群,高低错落,各抱形势,展示了中国传统的建筑美。

《皇览》:“禹冢在会稽山。自先秦古书,帝王墓皆不称陵。陵之名,实自汉始。”②《汉书·地理志》载:山阴,会稽山在南,上有禹冢、禹井,扬州山。说明汉代禹冢在会稽山的记载是十分明确的。《水经注·渐江水》记载:会稽山山上有禹冢,昔大禹即位十年东巡狩,崩于会稽,因而葬之。据《墨子》禹葬会稽之山,衣裘三领,桐棺三寸和《越绝书》卷八记载禹葬苇椁桐棺,穿圹七尺,上无漏泄,下无即水,坛高三尺,土阶三等,延袤一亩之说,似为薄棺深葬,葬礼简朴。由于年代久远,冢基确址已无从稽考。近嘉靖中,闽人郑善夫定在庙南可数十步许,知府南大吉信之 嘉靖三年 (1524),于山之西麓,原禹祠之上,立大禹陵碑,碑高 4 米,宽 1.9 米。大禹陵三字,每字达 1 米见方,端庄凝重,气势宏大,系南大吉所书。大禹陵坐东朝西,面临禹池,前有山丘分列左右,会稽主峰环绕其后。入口处有牌坊,内辟百尺青石通道。

大禹庙

禹王庙。相传禹庙最早为启所建。《越绝书》卷八:故禹宗庙在小城南门外,大城内,禹稷在庙西,今南里。此位置应在靠近绍兴城内的飞来山以北近处。《史记正义》引孔文祥云:宋(指南朝刘宋)末,会稽修禹庙,于庙庭山土中得五等圭璧百余枚,形与《周礼》同,皆短小。此即禹会诸侯于会稽,执以礼山神而埋之。其璧今犹有在也。《嘉泰会稽志》卷十三白璧条引《十道四蕃志》也有(南朝)宋孝武使任延修禹庙,土中得白璧三十余枚,明知万国所执。梁初治庙,穿得碎珪及璧百余片。均证明禹庙年代之久远,以及历代祭祀留下的遗物之丰富。禹王庙建成以来屡有兴废,现存禹王庙,基本保留了明代建筑规模和清代早期的建筑风格。


正殿正中央耸立着大禹塑像,高 5.85 米,衮袍冕旒,执圭而立,神态端庄,令人肃然起敬。这一艺术形象,是后人对大禹功德的极高赞誉。

塑像之后壁所绘的九把斧钺,象征着大禹疏凿九州劈山开河的艰难困苦和治水伟绩。

御碑亭。在殿前,碑文系清乾隆祭禹诗句。左右两侧分别竖有两块碑文,右侧为《会稽大禹庙碑》,系民国 23 年(1934),中国水利工程学会会长李协所撰。左侧是《重建绍兴大禹陵庙碑》,为民国 22 年(1933)著名学者章太炎所著。再过东庑房便为碑房,陈列着数十块明清两代帝王和官员在此祭祀大禹的碑文。


窆石亭。在殿东小丘之上,内置一秤锤形窆石,高 2 米,顶端有一碗口大洞。其用途或称大禹治水所乘石船,或谓下葬工具,或称葬后之镇石,亦有言陵墓所在之标志。石上有许多刻字,其中有的为汉时所刻,足见其年代之久远。《越中杂识》载:禹葬于会稽,取石为窆,盖用以下棺,故顶上有穿状如秤锤,所以系绳也,石本无字,汉永建元年五月,始有题字刻于石(见赵明诚《金石录》)。其石,相传千夫不能撼。元末,胡大海至越,手拔之,石中断。部下健儿迭相助,及拔,陷地才扶寸尔。土人涂之以漆,仍立故处。

鲁迅先生在 1917 年撰有《会稽禹庙窆石考》,对窆石来历及所刻文字作过详细考证,其中记:《太平寰宇记》引《舆地记》云:禹庙侧有石船,长一丈,云禹所乘也晋宋时不测所从来,乃以为石船,宋元又谓之窆石,至于今不改矣。”①

《会稽大禹庙碑》

在禹庙正殿右侧,系民国 23 年(1934),由中国水利工程学会会长李仪祉所撰。李仪祉(1882— 1938),名协,字宜之,后以仪祉出名。蒲城(陕西)人,是民国年间水利工程界的主要代表人物,中国水利工程学会的创始人和首届会长。大禹陵中有众多著名碑文,多颂扬之词、传承之语,而此碑以现代科学的思想和求实的态度来评说大禹和大禹陵。

碑文共 495 字,其要旨如下:

要以科学精神研究大禹。碑文指出:禹何人?斯崇之者以为神,否其为神者则并否有其人,研经者之不以科学之道,而好奇之士喜为诙诡之说以求立异,均非可以为训也。大禹是中华民族第一个朝代的开国君王,关于大禹的记载反映了中华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象征着民族的团结和凝聚力,表现了改造自然的科学治水精神,体现了执政者应无私为民奉献的形象。大禹时代距今已有 4000 多年,由于年代久远,受文化发展局限的影响,尚未有确凿的史实记载,真正有价值的应是形象和精神。碑文中称:夫禹之德行,孔氏、墨氏言之至矣;禹之功业,孟轲、史迁述之详矣,后起之人虽欲赞一辞而不得。司马迁是我国西汉伟大的史学家,他的敬业精神和著述成就在当时是空前的,他所能看到的大禹的记述,听到的关于禹的传说后来者无可比拟。据此,后来者要超过司马迁对大禹的研究和记述,除非重大的考古发现和科学测定,又谈何容易。但确实出于后来者不同的需要,有把大禹当成了神,有把大禹当作国家统一的象征,也有的作无充要依据的考证和发现,便著书立说。虽有众多考古之作、离奇传说,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皆缺少科学根据,难以定论,更有的与大禹精神背道而驰。碑文又指出:至禹崩何所,禹穴何在,论者纷然,窃皆以为无关宏旨。李仪祉的观点,至今对大禹的研究有指导意义,大禹属于整个中华民族开创者的形象和精神,从枝叶末节上去争论一些问题,违背历史事实和当时条件去进行不切实际的考证,反而失去了意义。

①鲁迅《会稽禹庙窆石考》,《鲁迅全集·集外集拾遗补编》,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3 年版,第 65~66 页。

会稽大禹陵、庙有着独特的地位。李仪祉认为:盖九州之中,禹之迹无弗在也,禹之庙亦无弗有也。而论山川之灵秀,殿宇之宏壮,则当以会稽为最。李仪祉为现代水利专家,对古代水利史研究至深,对当代水利了解之广,常人难及。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所见之禹迹、禹庙,为数众多,而论灵秀”“宏壮,他认为会稽应排在中华大地之首位,于此他已确定会稽为天下第一大禹陵庙。又认为:且禹大合诸侯于斯,其一生事功,至是可谓大成,则即以斯地为禹穴所在,又何不可?此说一是肯定了会稽为大禹治水毕功之地;二是对全国多处所称的禹穴其真实性持怀疑的态度,同时又认为将绍兴大禹陵称之为禹穴何尝不可。以上肯定了绍兴大禹陵、庙独特的历史和地理地位。

大禹伟大品格和精神形成非一朝一夕。 碑中指出:思天下大业非一二人所可为力, 众擎乃易举。二是领袖在其中起着关键 性的领导作用。而此所谓众者,必有一致


之目的,一贯之精神,群策群力,申于一涂, 乃可有济。唯目的趋于一致尚易,而精神于一贯实难。必有一极高尚之人格,其德业 可以为全国万世之所共同崇仰而不渝者以为师表始可以合千万人而一之。三是大禹 已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品格和精神的象征。吾华民族每一行业,必有其所祀之神,旨在 乎斯。矧天下大业容有逾于平成者乎?亘古人格容有过于大禹者乎?此决非短期可成, 是民族文化精神的集聚。

万众一心,缵禹之绪,拯救中国。此碑写于中华民国 23 年(1934),时当苏浙大旱, 黄河大水。李仪祉率领水利同人怀着忧国救民之心、防灾减灾之意来到绍兴大禹陵,目 的是为统一思想、弘扬精神,拯救国难、振兴中华。方今水政废弛,旱潦频仍,民困财竭, 国将不国。水利和国之强弱密切关联,水利兴则国家强,水利废则国家弱,要救中国, 改造自然和社会,必须万众一心,发扬伟大的大禹精神,拯民救国,厥惟继禹而兴者有 其人,禹功非一二人所可即,则在吾民众俱以禹为宗,则千万人者一人也,四千年者旦暮也。朝夕而尸祝,为奉其旨、师其意,本其精神以治事,为旱潦容有不息者乎?从此碑 也可看到李仪祉先生治水思想既包容了现代水利的科学内核,也闪烁着我国传统治水 思想的智慧,超越了他所在的时代”①,也超越了水利本身。

大禹祠

禹祠。在陵的南侧数十米处,为一片古朴典雅的平房。据传始立于少康时。建祠 3000 余年来,屡废屡建。今禹祠分前后二进。第一进右面为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砖 刻图。左边则为砖刻大禹纪功图;第二进中央为禹塑像,此为禹治水时辛劳朴实的形象。 高约 2 米,头戴笠帽,脚着草履,手拿石臿,目光炯炯,有开天辟地,重振山河的英雄气 概,却又是一位普通劳动者的形象。

禹井。在禹祠左前侧,相传大禹治水在此居住,凿井取水,后人饮水思源,称为禹井  

菲饮泉。在大禹寺侧。《嘉泰会稽志》卷十一载:菲饮泉,在大禹寺侧。菲,薄也。王十朋《会稽风俗赋》云:酌菲泉兮怀古,饮清白兮自娱。泉取名菲饮,出于《论语· 伯》: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无间然矣 !”

   ① 周魁一《李仪祉的治水思想及启示》,《水利的历史阅读》,中国水利水电出版社 2008 年版,第 639 页。  


西扆山大禹庙

西扆山山顶平坦,原有大禹庙,亦为明代以前祭禹之处,东南角有高丈余蛙形巨石。山 坡由西向东略成 45°,远望似三角旗,故名旗山。《嘉泰会稽志》卷十三引《十道四蕃志》 云:圣姑从海中乘石舟张石兜帆至此,遂立庙。孔灵符《会稽记》云:涂海中山禹庙,始皇 崩邑人刻木为像,祀之,配食夏禹。后汉太守王朗弃其像江中,像乃溯流而上,人以为异, 复立庙。《嘉泰会稽志》卷十三云:(石船、石帆)二物见在庙中,盖江北禹庙也。”“又有周时乐器,名錞于,铜为之,形似钟而有颈,映水,用芒茎拂之则鸣。万历《绍兴府志》卷 十九:山阴大禹庙在涂山南麓,宋、元以来咸祀禹于此,国朝(明)始即会稽山陵庙致祭, 兹庙遂废。今西扆涂山寺部分殿宇残存,历代帝王祭禹石碑,农舍石墙中可觅。

西扆涂山在绍兴大禹文化中有着深厚的积淀和重要地位。

迎峰伯仙庙

位于绍兴县平水镇下灶村迎峰自然村原村委内。清代古建筑。迎峰伯仙庙坐北朝 南,南临迎峰溪及下(灶)迎(峰)公路,北靠高山,西接下灶村。伯仙庙现存大殿,三开间, 单层单檐,明间五架抬梁式,次间穿斗式,用七檩五柱。西次间内壁嵌有石碑两通,均为 青石质,字迹湮灭,东次间内壁嵌有同治年间(1862— 1874)石碑一通,字迹湮灭。庙前 有残碑一通,字迹尚可辨识。东次间外侧留有古井一口,双重井圈,井水清洌。伯仙庙 系纪念大禹之大臣伯益而建,为研究越地大禹文化提供了实物佐证。(浙江省第三次全 国文物普查,2007— 2011 年。)

顾东山禹王庙

据万历《新昌县志》记载:顾东山在三十三都,县东五十里,世传禹治水时登之以 望东海诸山。顾东山即今新昌县新林乡祝家庄村周边之山。为纪念大禹治水毕功于此, 当地民众修建禹庙,历代祭祀不绝。庙中有《兴复禹王庙碑记》:

《新昌新赋》云:尝闻大禹顾东山,经时岁之渺渺。大禹顾东山之说为新 昌人文遗存之最。顾东山之地望,据万历《新昌县志》载:顾东山在三十三都, 县东五十里,世传大禹治水时登之以望东海。顾东山即今祝家庙村后之山是 也。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顾东及近邻之先民,以顾东为荣,修缮禹庙,敬奉禹 王,代代相传;名门望族之族谱列顾东派系,并记顾东为村景之一,赋诗作文,广为传颂。

然岁月沧桑,世事变亘,禹庙易名,失缮颓倾,禹迹圣地遭湮没。时维公元 一一 年,徐氏龙侬感圣恩之优渥,倡议修复禹庙,并辛勤募化,得众善乐 助。筑殿房,塑圣像,历时四年,禹庙得以兴复,顾东又呈卿云:霞瑞映辉,物阜 年丰,万家安康。故属词比事,以示后人。

公元二一四 年九月吉日立


禹王庙

在儒岙镇南山村。建于乾隆年间。

南山是儒岙镇第一大村,处于天姥山下,2006 年曾独立举办民俗文化节,主要活动有做香袋、纺棉花、制作谢公屐等。

平水庙

根据清光绪二十年(1894)《浙江全省舆图并水陆道里记·新昌县图》,平水庙在新昌城关镇 11 公里 104 国道边。①袁振华主编《新昌县地名志》,哈尔滨地图出版社 2007 年版,第 144 页。

赵婆岙村铁佛寺

位于新昌县七星街道赵婆岙村兵舰山半山腰部,新嵊白垩纪盆地中偏东部。据县志载:世传大禹治水,东注积沙成岩下海门也。当前依稀可辨有蟹壳贝之类镶嵌其 间。这种特定的山岩地壳,因经千百年的雨蚀风化自然而成,所以人称海迹神山。 佛寺前身为化云洞,又叫现云洞,建于清同治九年(1870),僧戒清募捐在化云洞中建造 铁佛寺,主洞高 16 米,深 28 米,宽约 18 米。洞如蟹状。季节变化之时,不时有团团云 霓飘忽,看似洞中吐出,洞名由此而来。寺周围岩壁陡险,大小洞窟数不胜数,构成了千姿百态的石窟世界。(浙江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2007— 2011 年。)

彼苍庙

位于新昌县儒岙镇儒一村村 口。明代古建筑,临溪而筑,祀大 禹,坐西北朝东南。建筑占地 109 平方米。 彼苍庙其原意,即是 也。相传修行一世,不如彼苍 庙座一息之说。原建筑 20 世纪 60 年代毁损,现建筑按旧制在旧 址上重建,为青瓦屋面歇山顶。彼 苍庙主体建筑坐西北朝东南,然山 门进门辟于东向,禹王殿为大殿一进面宽三间,明间构架抬梁式,五架抬梁前施卷棚轩, 后带双步八檩用四柱,牛腿、斗拱承托撩檐枋。现庙内尚存捐田、茶田、禁戏等碑记三 通及石质烛台 1 个。捐田碑为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立,茶田碑、禁戏碑均为清光绪 三十三年(1907)立,石质烛台为清雍正九年(1731 制。围墙内有三棵五百以上的古柏, 与彼苍庙相映生辉。1994 年公布为新昌县文物保护点。(浙江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2007— 2011 年。)


(四)地名  

会稽

《越绝书》卷八记载的茅山,亦称苗山,在今绍兴城东南禹陵乡,即会稽山,在会稽县东南十三里,其山袤延数十里”①。《越中杂识》上卷,浙江人民出版社 1983 年版,第 2 《水经注·渐江水》:又有会稽之山,古防山也,亦谓之为茅山,又曰栋山。《越绝》云:栋,犹镇 也。盖《周礼》所谓扬州之镇矣。山形四方,上多金玉,下多玦石。《山海经》曰: 夕水出焉,南流注于湖。《吴越春秋》称,覆釜山之中,有金简玉字之书,黄帝之 遗谶也。山下有禹庙,庙有圣姑像,《礼乐纬》云:禹治水毕,天赐神女圣姑,即 其像也。山上有禹冢,昔大禹即位十年,东巡狩,崩于会稽,因而葬之。有鸟来, 为之耘,春拔草根,秋啄其秽,是以县官禁民,不得妄害此鸟,犯则刑无赦。山东有湮井,去庙七里,深不见底,谓之禹井。

《嘉泰会稽志》卷九除记述《水经注》等说法外,又引《旧经》:会稽山周回三百五十 里,盖总言东南诸山之隶会稽郡者。秦王朝建立后,在吴越地设立会稽郡,治吴县(今江 苏省苏州市),在今浙江省境内有 10 个县,西汉的会稽郡领县 26 个,在今浙江和江苏、福建等部分地区内。此后会稽郡的属地逐渐缩小,至清代会稽仅为绍兴府所属的八县之一,和当时的山阴县一起,基本在今绍兴县的范围之内。

者,会 也”①,追 源,是因传说大禹在茅山”“大会 而名会稽山,再因此而名其 地为会稽。


鸟田

万历《绍兴府志》卷二十载: 田,在禹庙下。相传为上天恩赐大 禹之功而有此田,《吴越春秋·越王 无馀外传》:禹崩之后,众瑞并去。 天美禹德,而劳其功,使百鸟还为民 田,大小有差,进退有行,一盛一衰, 往来有常。《水经注·渐江水》禹 冢:有鸟来,为之耘,春拔草根,秋 啄其秽,是以县官禁民,不得妄害此 鸟,犯则刑无赦。山东有湮井,去庙 七里,深不见底,谓之禹井。

禹会村  

在原绍兴县的张溇、湖门一带。相传大禹治水来到大越,目睹北部 一片沼泽,洪水、潮汐泛滥成灾,黎 民百姓生产、生活遭到严重威胁。 于是大禹忧心如焚,立即召集各路 水患措施,并与 当地人民一起抗御灾害,成效甚大。 后人感念大禹忧民救水之功德, 把其会诸侯之处称为禹会村,并建禹会桥以志纪念。

《嘉泰会稽志》卷一。

禹陵乡

位于绍兴城东南面。大禹巡狩江南病死后,葬于此地。大禹陵是合陵、祠、庙为一 体的建筑群,传说禹王庙最早为禹的儿子启所建,禹祠则建于少康之时。又传在启之时每年春秋派使者来越祭禹,到第六世少康,恐禹绝祀,就封庶子于越,号无馀。从此禹 的后裔姒氏家族一直有人定居在越地守陵奉祀,20 世纪末期禹陵所在地庙下村的居民 中还有姒姓居民数十户。当地亦因有著名的禹陵、禹庙而名禹陵乡。

涂山村

位于原绍兴县禹陵乡境内的若耶溪边。相传大禹治水到大越,在涂山遇见一位名 叫女娇的姑娘,这姑娘容貌端庄秀美,对治水英雄产生了深深的敬意和爱恋。禹见了女 娇后颇感满意,便娶其为妻。在婚后第四天,禹深感重任在肩,不能儿女情长,就离别了 新婚妻子前往各地治水。以后,禹曾三次途经家门,但却没有进去看家人。据说有一次 禹在家门口听到儿子启的啼哭声,也没有进门探视。涂山就在绍兴稽山门外,村仍名涂山。今有涂山路。

凤林

位于绍兴城东五云门外。《嘉泰会稽志》卷十八记:华氏《考古》云:在五云门外, 世传禹受图籍,是时麟游其庭,鸾结其巢,凤凰鸣飞,隐于林木。其地旧时有凤林村。禹会桥

夏履桥村

位于原绍兴县西北部的绍兴 与诸暨、萧山两县交界处。《吴越 春秋》卷六记大禹:乃劳身焦思以 行,七年闻乐不听,过门不入,冠挂 不顾,履遗不蹑。据传,大禹治水 经此地,曾失履一只,因治水时 间紧迫,他竟顾不得拾取穿上,便 赤脚行走。后人感念禹王治水功 绩和勤业操劳精神,建桥志念,名为夏履桥。村因桥而名。

马山乡

位于原绍兴县东北部。传说大禹治水时,命防风氏到沿海考察治水方略 , 防风氏经过一土丘间驻马,丘侧有石脊高隆似为山之余脉,因此名马山,并以此作地名。

型塘

位于原绍兴县型塘乡,据传禹治水会诸侯于会稽,长人防风氏后至,禹乃诛之。防风氏身长三丈,刑者不及,筑高台临之,故曰刑塘。后人为记其事,留刑塘而戒鉴,岁久谐音,亦避字,故雅称型塘

又《越中杂识》下卷《古迹》有斩将台记:在涂山东。……今府城北十五里有刑塘,是其地也。

西扆山

位于原绍兴县安昌镇之东南,《安昌镇志》载:山属西干山脉,牛头山东分支,东西 710 米,南北 755 米,海拔 116 米,面积 481 亩,古也称涂山、旗山”①。

《越绝书》 卷八载:涂山者,禹所取妻之山也,去县五十里。《嘉泰会稽志》 卷九: 山在县西北四十五里,《旧经》云:禹会万国之所。山之东有斩将台(今称平台在山顶东南),禹在涂山会诸侯,防风氏后至,因其人长筑台斩之。相传血流至山下河中,故 有红桥(今红桥村)。扆是帝王宫殿上户牖之间的屏风,禹以山为扆,朝见万国诸侯,西扆由此得名,今山之东麓谓西扆村。

禹山

在绍兴城北,相传大禹曾驻跸于此。万历《绍兴府志》卷四载:禹山在府城北三十里,旧传大禹驻跸于此。


冢斜村

冢斜地处原柯桥区南部稽东镇,距绍兴市区 32 公里。东接王坛镇,南界嵊州市与诸暨接壤,北 与平水镇毗邻。四面环山,著名的 小舜江由村西流经,环东而去。一 说冢斜是早期越国古都——嶕岘大城所在地。②即《水经注·渐江水》中:山南有嶕岘,岘里有大城, 越王无馀之旧都也。据《冢斜余氏宗谱》载,大禹有子三,大儿名三儿名罕。其中还记:余氏始于夏,禹之三子罕者,时则以地建封,禹娶涂山 ( ), 因涂 有余字,遂赐罕为余氏。则自罕而下,千流万派,宁知天壤间可以亿兆记耶,然则孰宗之 为是也。冢斜余氏为大禹后裔,现冢斜村余姓占 80% 多。

自古以来,冢斜村的祭祀禹之风颇盛。又据传说,除祭大禹外,还要祭舜妃”“ ,因相传舜帝、大禹之妻都葬于该村大龙山麓的铜勺柄,历代朝廷均要派遣大臣到冢斜祭祀。

包昌荣主编《安昌镇志》,中华书局 2000 年版,第 365 页。

②余茂法主编《冢斜古村》,西泠印社出版社 2011 年版,第 12 页。

三官庙

在柯桥区稽东镇裘村。大殿中坐三官菩萨,殿梁上挂容保无疆三通意无 额两块,廊柱牛腿上左雕狮子,右雕麒麟。左偏殿塑有刘、关、张、观音、地藏王,右偏殿内塑有玄坛、龙王、土地。

山门建筑雄伟,有木雕狮、象、虎、豹,保存完好。戏台紧依山门后檐,单檐歇山顶平面成正方形,台四角用石柱,柱顶架桁、桁下柱间穿插雕花横梁,台内顶饰天花板,上绘人物图案,正中置圆形藻井,角柱上部两面镶嵌牛腿,雕刻着倒狮、人物等,柱础呈鼓 形,戏台后端连接门房楼上有出将、入相两门可通,兼作演员化妆、休息之所。戏台左右 两侧,各设厢房,专供女宾看戏。厢房牛腿上有木雕四罗汉和八仙。

 三官庙

在越城区鉴湖街道坡塘村。

上虞

上虞名的来历有两种说法:《水经注·渐江水》:《晋太康地记》曰:舜避丹朱于此故以名县。百官从之,故县北有百官桥。亦云:禹与诸侯会事讫,因相虞乐,故曰上虞。《嘉 志》引《十 志》:夏禹与诸侯会计,因相虞乐于此 地。《太平寰宇记》卷九十六引 《郡国志》:虞舜与诸侯会计事至此,因相虞乐,因名。


①三官庙或三官堂属于道教庙宇,浙江随处可见。三官神一说即天官、地官、水官,分别为尧、舜、禹, 但又有另外说法。本文在各地仅选择一、二处作介绍。

禹峰乡

在原上虞县的东北部,相传大禹治水曾驻此地。《上虞县志》记载:夏盖山在县西北六十里,一峰崒嵂,高出天半,其形如盖。一名夏驾山,相传神禹曾驻于此。山南有纪 念大禹的净众寺,宋侍郎张即之书其门匾大禹峰禹峰两字典出于此。

禹溪村

地处嵊州城北 7 公里处。据传,古时这 里原是沼泽之地,庄稼常为洪水淹没,大禹治 水到此,水患得以治理完成,治水终获成功,了溪因而得名。后来形成村落,亦名 。人们为纪念大禹治水之功,建禹王庙, 塑大禹像,并又将村名改为禹溪。史称 治水毕功于了溪,就在此地。近处的禹岭据说曾是大禹治水时弃余粮之处。即禹余粮岭,在了山,山下为了溪。①《剡录》卷四引张 华《博物志》:禹治水,弃余食于江,为禹余 。关于禹余粮之说在越地流传长久。禹溪一带山岭还常可寻找到禹余粮石,黄褐色,大致呈圆形,手摇可感觉到内有核动,破之,可见核为泥丸状,据载具有化淤的功能,可治病。了溪边又有了溪桥。② 禹余粮,晋张华《博物志》称为自然谷,明李时珍《草纲目》称为太乙余粮 南朝《述异记》说这些禹余粮石后来都成了药物,具有化湿的功能。图20

①《剡录》卷四。

②清光绪二十年(1894)《浙江全省舆图并水陆道里记·嵊县图》。

东岇山

一名远望尖,在绍兴府新昌县东四十里,其高以丈计者五千余。①东岇山亦有禹余粮石,为大小不等的圆石,内有金针、萝卜丝、豆沙、肉粒等形状,酷似馒头食品,故俗称石馒头。《东岇志略》:禹余粮石,随人意劈开,呼麻类麻,呼菽类菽。故有信口呼来应不虚(清·释止喻《禹余粮石》)的诗句。

禹足石

原在嵊州剡溪三溪江。现立于绍兴环城河稽山公园,神似禹足。

顾东山

据万历《新昌县志》记载:顾东山在三十三都,县东五十里,世传禹治水时登之,以望东海诸山。又据民国《新昌县志》卷三记述:顾东山其由剡界岭上大湖山,过陈公岭、王罕岭下岗路,起顾东山极蟠龙岗而止,为东乡支山之大者。顾东山即今新昌县新林乡祝家庄村周边之山。相传大禹治水曾登上顾东山,因而旧时山的东南有禹王庙,后由祝氏重建,村民习惯称祝家庙。清末民初,禹王庙迁建,易名为永欣庙,而庙内供奉的仍是禹王、禹王娘娘。  

渡王山

成化《新昌县志》卷三记载:渡王山,在县东十里三十九都,绵亘三十里。相传大禹治水曾经此山。上有禹王祠。卷十记载:禹王庙,去县北一十里渡王山上。俗传大禹治水经此,民为之立祠。渡王山之名,出自大禹治水。禹王庙在数十年前已圮,渡王山也就成了村名。  

缆船峰

新昌穿岩十九峰之一。山上有岩,传说大禹曾缆船其上。南宋王爚有诗曰:有峰俯仰如鹅鼻,世传任公钓鱼地。缆舟凿石宛然在,海变桑田几千年。

百郎峰·百郎殿

新昌穿岩十九峰南侧有百郎峰,山顶有岩洞,深广各 10 余米,俗传大禹治水有人员百余曾驻此,因名百郎殿。《新昌县水利志》第五章《古迹轶闻》第二节《轶闻》:百郎会聚。县城西南五十里穿岩十九峰南侧有百郎峰,其下有洞,深广各 10 余米,俗传大禹治水有人员百余曾驻此,因名百郎殿。

①《东岇志略》

 

返回顶部|网站地图|联系我们|浙ICP备14029982号-1

联系地址:绍兴市越城区马臻路441号 电子邮件:sxsjhyjh@163.com

电话:0575-85330120,85356217 传真:0575—85356217

Copyright © 2014-2017 绍兴市鉴湖研究会 版权所有 网页设计:图优网

浙公网安备 33060202000175号